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芃羽 > 同命绝 >
    四十五


      这次,谁也不能阻止他,他非去不可,小九在哪里,他就要到哪里,他一定要找到她,不论是生,还是死。

      夜色阴鸶,他正准备前往薄家找人,却在大门外被人挡住去路。

      他定眼一看,是仇义。

      “仇总管!小九呢?她在哪里?”他焦急地问。

      “四少爷,你不能出去,进屋里去吧?!背鹨迕嫖薇砬榈氐?。

      “你想拦我?”他森然道。

      “是?!?br />
      “为什么?小九说的?她不让我去找她?”他冷冷地推测。

      “是?!?br />
      “她现在在薄家吗?”

      “不,她已经离开?!?br />
      “离开?去哪里?”他脸色一沉。

      “我不能说?!背鹨宕瓜卵?。

      “你不说,我也猜得到,她去了公主陵寝,对吧?”他敏锐地盯着他。

      仇义不语。

      “她去做什么?她在薄家得知解符的方法吗?薄少君……要她用她的命换我们的命吗?”他又问。

      仇义蹙眉不语的默认,让他陡地暴怒,一把揪住仇义的领口,大声斥责。

      “你是她的师父,小九从小就把你当成她父亲,你却眼睁睁看她去送死,你都没有感觉吗?”

      “我的感觉不重要,要如何守护东方家乎安无事,才是我活着的目的?!背鹨宓蜕?。

      “你……”他瞪大眼睛,对这位老管家的耿耿忠心气结又无言。

      “这也是……小九活着的目的……”仇义说到后来,声音已哽咽。

      他一怔,痛心地放开了他。

      “不,我从来都不要小九的守护,我只要她陪在我身边,所以,她绝不能撇下我一个人,自己先走!”他说着,闪过仇义,冲向仇义停在外头的那辆车。

      仇义动也不动,没有出手阻拦。

      这是他第一次在处理公事上有了小小的私心,他希望小九最心爱的人,能亲自送她最后一程。

      东方绝世驾着车直奔机场。

      从机场到宋陵一带还得转车,如果他立刻赶去,应该来得及。

      可是,彷佛老天作弄,当他买好了机票,飞机竟然故障维修,得拖延将近三个小时才会起飞。

      他等不下去了,于是立刻决定在机场租了一辆车,雇了一名司机,开车前往河南宋陵。

      路途遥远,虽然司机已飙速狂驰,但他焦虑难安,仍然觉得不够快。

      没有更快的交通工具吗?

      他正想抱怨,脑中就闪过小九笑着脸的揶揄。

      “绝世,这世界是没有小叮当的‘任意门’的?!?br />
      顿时,他心一紧,热气涌上喉咙。

      为什么他要浪费这么多的光阴,十六年来,小九就在他身边,为什么他一直不明白他对她的爱?为什么总是给她臭脸?为什么不能待她好一点?

      如今,才刚认清彼此的心,就要别离……

      难道真的会像薄少君那该死的诅咒,他永远得不到她吗?

      难道,就只能这样看着她死吗?

      不,他不会再让任何诅咒发生,他和小九的命运,只有他们自己可以决定,谁也休想左右。

      小九,等我,别死,千万别死,求你一定要等等我,一定要等我……

      他双手交握成拳,顶住眉心,低着头,在心里嘶声祈求。

      深夜,宋陵一带竞也吹起了狂风,整个地区飞沙走石,打在脸上又刺又痛,小九一整夜拚命赶路,早已又累又倦,偏偏还要徒步进入陵墓区,这鬼天气可让她吃足了苦头。

      因此,当她来到公主陵寝时,已经将近午夜一时。

      从入口一滑进陵寝内,一股冰寒戾气就打脚底往上直窜。

      她打了个冷颤,屏住气息,拿起手电筒,照耀着那闪着诡异青光的棺椁,棺椁边缘贴着一张若有似无的符形,那图样,竟和她手上的刺青极为类似。

      那就是薄少君的死符,在死符的催化下,整座陵寝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阴邪,整个磁场已和上次她与绝世来的时候完全不同。

      想到东方绝世,她的心不自觉烧炙了一下,虽然身上已没有窜起青焰,但那份爱依然灼烫。

      她一愣,随即苦笑。

      “光是思念,就会烧痛我自己啊……”她终于明白自己有多爱东方绝世,只可惜,这份爱,觉醒得太迟。

      小九正微微出神,彷佛时辰将至,一道煞气从棺椁射出,与整座陵寝内的怨怒相呼应,似乎正在渴求着鲜血,正在追索活人生命。

      她不自觉后退一步,不得不佩服薄少君的法力。

      一个小小的符咒,就能让东方家翻天覆地,这种人太可怕了,绝世早点杀了他也好,免得他继续作怪。

      暗暗咕哝,她一步步走上前,来到棺椁旁,倏地,一个强大吸力将她整个人拉进去,她大惊,手急忙扶在棺椁边缘,就在这时,右手上缠着的布条瞬间松开,刺青上的伤口汩出了鲜血,不偏不倚滴在那张符咒上,顷刻间,青光一闪,薄少君半透明的身影竟然出现棺椁里!

      “你……”她骇然瞪眼,吓呆了。

      “我来接你了,我的妻子……”薄少君伸出手,拉住她的手,要将她拖进棺内。

      她拚命抗拒,可是那力量强大得惊人,不论她怎么使劲,身体仍一寸寸地朝下倒去。

      “薄少君,你这浑蛋,放开我!”她厉声大骂,急得满头大汗。

      “呵呵呵……午夜此时,阴气大盛,这陵寝内天工的怨,公主的恨,都被我集结催化成庞大的恶念,这份恶念,需要祭品来平抚,小久,来吧,来和我做伴吧……”薄少君恻恻地笑着。

      “我才不想和你作伴……我就算死了,也会一直和你对抗……”她拚力撑住。

      “你不想救东方绝世了吗?再过两个小时,他和他的三个哥哥们,就会暴毙而死……”薄少君冷笑。

      她一凛。只剩两个多小时吗?

      “只要我的灵魂安息,这陵寝内的恶念就会消失,他们也能得救,你不想让他们活下去吗?”

      想,当然想,她要让他们活下去,让她的绝世活到七老八十……

      于是,她不再挣扎,将力气放尽,缓缓地倒向棺内,倒进薄少君的怀中。

      薄少君张开双臂,浮起了胜利的微笑……

      突然间,一只手臂从中拦截,抱住了小九的腰,将她从棺中猛拉了出来。

      薄少君惊瞪双眼,魂魄霎时糊散。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