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莫颜 > 爱呀好正点 >
    十六


      他停止掠夺,隔开一点距离,望著被他逗弄得红肿的唇瓣,既疼惜又爱怜。

      她缩得好小好小,一如他初次见到她时的情形,柔弱得就像一折就会断的娇嫩花朵。

      “采湘……”他轻唤著佳人的名字,禁不住将她搂在怀中好生呵护。

      迷蒙的美眸泛著水光,令他的心一阵揪疼,松开佳人的双腕,改而为她拭去眼角的泪,波光粼粼的翦水大眼征服了他,也撤下了他的心防,给予她可乘之机。当美眸闪过一抹狡狯之光,他心下一惊,却已来不及。

      “你这个——”一逮著机会,两只纤细的手抓住他的衣襟,一只脚顶住他的腹部,她大喝:“活得不耐烦的臭小子!”

      严封成结结实实地被她摔得贴在墙壁上倒立,要不是他够强壮,换了别人,此刻恐怕骨头早已散掉。

      他快速爬起身,但她已经来势汹汹地迫近。

      “慢著——我不想伤害你——”

      “但是我想!”左勾拳、右勾拳,外加连环霹雳神风腿,海扁这个大色狼一顿?!熬垢页岳夏锒垢?!喝!给你死!”

      这几天的天气!晴时多云偶阵雨,就像她的心情,在迷惘与烦乱中摇摆不定。

      汪采湘和几个老师在学校附近的餐厅里用餐,她叫了一客鸡排饭,油腻腻的鸡排搭配几道看起来没什么营养的副菜,她用汤匙翻了下盘中的食物,索然无味地吃著。

      “汪老师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食欲,不舒服吗?”一 位老师察觉到她脸上的异色,其他人听了,也一致将焦点放在她身上,回以关注的眼神。

      “不是,只是有点吃不惯外面的食物?!彼烦鲆荒ǹ吞椎男θ?,不让烦乱的心思写在脸上。要是被这些老师看出她有心事,话题的矛头肯定会指向她,死挖活挖,也要把她的心事挖出来。

      学校的生活圈很狭窄,老师们又是靠一张嘴巴吃饭,在学校待了几十年,全靠同事们的八卦来调剂身心,哪位老师家里的小孩上某某幼稚园,或谁家的老公薪水有多少,像这种芝麻蒜皮的小事都会被拿出来聊,不久后全办公室的人都会知道你家的猫叫什么名字,所以她当然不愿意表现出来。

      幸好,众人没有继续探究,不过话题倒是转到鸡排饭上头了。

      脱离了在家当米虫的日子,过著独立自主的生活,三餐吃外面,才深切明了自己的胃口已被母亲那一手好厨艺给养刁了,拖地、洗衣可以自己来,不用母亲帮忙,唯独吃饭……唉!她好想吃老妈煮的菜喔,唯一可以比得上老妈味道的,便只有那家伙的食物。

      想著想著,竟然又想起他了!

      唇上彷佛还感觉得到他残留的馀温,三天过去了,没有淡忘,反而随著每一次不经意地想起,心口更加热烫。

      尚未有机会和文俊哥哥发展到这个阶段,她多年来小心珍藏的初吻就被他夺走了,虽然老妈常念她太粗野,一天到晚练拳击,没个女孩子样,但是她依然有自己 的美梦呀!盼望在一个灯光美、气氛佳的浪漫时刻,将自己的初吻献给心爱的男人,而这个男人她一直幻想是温柔有礼的文俊哥哥,不料却是可恶的他,如此霸气而狂野……

      不该再想他的,托他的福,她已经破了连续三天没赖床的纪录,每天七点就到校,只因为不想见到一身劲帅皮装的他坐在摩托车上等她。

      其实她心底明白得很,自己是在逃避,他的狂野和直率吸引了她,为免夜长梦多,还是暂时不见面的好,幸好她教的是二年级,不会遇到他。

      才这么想著,却不经意地透过餐厅的玻璃帷幕瞧见对街一道熟悉的身影,孤绝而冷然,是他!

      汪采湘一颗心紧揪著,他的身子倚靠著摩托车,双臂交横在胸前,炯炯有神的双眼,隔著一条街,与她视线交缠。

      她忙将目光转回餐盘上,不敢与他对视,只听见自己清晰的心跳声开始变得混乱。

      别看!求你!别用那灼热的眼神盯著我!她在心中呐喊著,逼自己不要去在意那烫人的视线,但一转头,忽然又想到现在外头正飘著雨呢!

      细雨纷飞,虽不大,但若站足十分钟,也会把人淋得湿透。她担忧地将目光再度迎向那张坚定的面容,发现他的衣服果然都湿透了。

      那小子在干什么呀!嫌身子太壮不怕感冒是吗?

      桌下的拳头紧握著,她气自己无法不为他担心,但又不得不硬下心肠,她知道他在等她,因为这三天自己特意避不见面,就是故意要绝了他的希望,好让他自动打退堂鼓。

      但他没有,站在雨中,彷佛一尊不动的雕像,任由雨水打在他脸上,淋湿的刘海凌乱地垂在额前,炽热的眼神未曾移开过,眼中的痴狂与执著令人心神悸动。

      “呀?那不是三年四班的严封成吗?”同桌的一位老师发现了他,惊讶出声,引得其他老师也争相目睹。

      “可不是,他站在那里做什么?”

      话题立即转到这位令全校师生头痛的问题学生上,害她因为心虚而更加紧张。

      “他好像在看我们这里呢!”

      “不会吧?好可怕哪!有谁得罪过他吗?”

      众人你望我、我望你!都害怕与那学生扯上关系,却没有人为湿淋淋的他担一份心,只除了她。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