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莫颜 > 爱呀好正点 >
    十二


      一幕幕街景在她眼前掠过,车速虽快,却很平稳,这么笨重的摩托车经他操控,反而变得轻巧俐落。

      不由得让她回想起大学时,??吹酵侨宄扇浩镏ν谐等ビ纬岛?,令她好生羡慕,偏偏自己从小到大念的都是家里附近的学校,吃饭回家吃,住宿回家住,有个管教严格又跟学校老师、教官很熟的老爸,害她连放纵的自由都没有。

      其实她多么盼望自己可以像其他少女一般谈个纯纯的恋爱,像只小小鸟倚偎著情人的肩膀,受到百般呵护,要是能靠在她的文俊哥哥肩上更好,不过这肩膀也不赖……老天!她在乱想什么呀?俏红的脸蛋用力一甩,驱逐邪念!

      第一次发现,原来他的背也很宽,卸下了制服,他就跟一般男人一样……不知是否因为驰骋的快感令她感到身心自由,她不禁陶醉其中,连不知不觉靠在人家背上都不自知。

      车子吱的一声煞住,将她由神游的思绪中拉回现实。

      “怎么停下来了?不是要载我到学校?”她疑惑地问。

      “从这里走到第一个路口右转,约两分钟可以到达学校后门,我想你不会希望被人看到坐我的摩托车吧?”

      对厚!她差点忘了!云扬高中禁止学生骑摩托车上学,她不但没制止,还犯了唆使罪,要是被舅舅知道还得了。

      盯著表上的时间,她不禁讶异,严封成竟真的实践了他的承诺,在打钟之前将她载到目的地,而且还剩下五分钟,让她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散步。?;獬?,她不由自主咧开两边的嘴角偷笑,但不经意地却瞄见他正静静盯著自己。

      又是那种深邃难测的眼神,为了掩饰自身的尴尬,她摆出老师的威严,轻咳几声,一本正经地对他谆谆告诫。

      “看在你如此守信的分上,我就不计较你违反校规了,不过骑摩托车这件事最好不要——”

      “放学后我来载你回去,就约在这里?!?br />
      “喔,好啊……”耶?不对!她又不知不觉被他的命令牵引?!八的鞘裁垂砘?,学校不准骑摩托车,你有没有听到——??!你别走!严封成!”

      一如适才的来如风,一下子又去如电地疾驰而去,黑色的背影很快成为一个小点,一会儿便看不见了。

     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嚣张了,要什么酷嘛!竟敢当著她的面大剌剌的跷课,可恨!偏偏自己还被他那不知哪里生出来的威严所驱使,不由自主地接受他的命令。

      禁不住往自己脑袋敲下去,决定等放学后再回去狠狠教训他一顿,重拾她身为老师的尊严。

      时间不多了,她小跑步地朝学校跑去,把严封成和微乱的芳心暂抛到脑后。

      第五章

      好不容易熬到了午休时刻,汪采湘总算得以喘一口气。

      早上开完会,接著又连续上三堂课,加上她到现在还改不了熬夜的习惯,睡眠严重不足。

      一想到下午还有四堂课便一个头两个大,本以为高中数学很好教,谁知自从教育部实施教育改革后,学生的教科书千奇百怪,光是数学一科就要学好几个版本,为了应付上课,她每天晚上都得猛K书,偏偏这个学校的学生又好发问,混了一阵子后有点招架不住了。

      “汪老师?!?br />
      半趴在桌上的她,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。是谁这么不上道?看不出来她现在很累吗?

      来人在她办公桌隔壁入了座,是教务主任四眼巴鸡,手上拿著便当,看样子是来找她“交际应酬”的。

      “汪老师不吃饭吗?”教务主任热心地问,习惯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。

      江采湘挤出一个职业微笑?!拔也欢??!敝饕且蛭?,所以没食欲,而且学校福利社卖的便当太油腻,光是看到闪亮的肉油便没胄口,忍不住怀念起严封成那小子送给她吃的便当,到现在仍念念不忘。

      “怪不得汪老师可以保持好身材,其他女老师都很羡慕哩,都说汪老师的皮肤水当当,白里透红,青春又有活力——”滔滔不绝的话语从四眼田鸡的嘴巴里不停溜出。

      噢——拜托!她只是不饿,所以不吃东西,而不吃,基本上和皮肤好不好根本无关。

      她以为这世上只有长舌妇,原来还有长舌公,是否男人一过四十就会变得多话?想来这个午休是泡汤了,早知就躲到别的地方睡大头觉,也好过耳朵被疲劳轰炸。

      “对了,关于三年四班那位严封成,汪老师跟他很熟吗?”

      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    “今早有老师说看到你在后门附近跟他说话?!?br />
      汪采湘心下一惊,坐学生摩托车上学的事该不会被发现了吧?才正急著要解释,四眼田鸡又接续道:“那孩子骑摩托车上学的事,大家都知道,汪老师还是别多管,免得惹上麻烦?!?br />
      呵……原来是要劝她少管闲事,幸好幸好,没露馅。

      “只要和那学生扯上关系的事都很麻烦,汪老师可别跟他有什么瓜葛才好?!?br />
      关于严封成的事,她早就想问了,虽然来到这里不久,对许多事情尚不了解,但依然可以感觉到学校的师生都很怕严封成,就算是问题学生,也不应该连老师们也避之如蛇蝎吧?

      听四眼田鸡的语气,似乎另有隐情。

      “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怕他?”她问。

      说了那么多话,终于有一个话题引起佳人的注意了,教务主任兴高采烈,当然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,尽管这是校长下令不准谈起的禁忌话题。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