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四十六回 诀别魔头留秘籍 重来浪子负芳心(4)


      谷之华怔了一怔,一时间猜不到父亲的用意。孟神通深沉地看了她一眼,低声说道:“你可知道朝廷要搜捕你们邙山派的人,特别是要捉拿你么?”谷之华道:“知道!”孟神通道:“刚才和你对敌那人就是御林军统领司空化,和冯琳对敌那人就是大内总管寇方皋。以你的武功,对付司空化还勉强可以,对付寇方皋么,你再练五年,只怕也还不是他的对手,何况大内高手不止他们二人,你说我怎能不为你担心?”

      谷之华亢声说道:“我师父在日,时时教诲于我,做事只问当为与不当为,当为之事,即便是以弱敌强,以寡敌众,赴汤蹈火,亦所不辞。我师父当年,只凭三尺青锋,闯进皇宫,刺杀暴君,又何曾顾到本身生死?”谷之华侃侃而谈,不肯去接那半部武功秘籍,但她感念父亲的好意,却是不觉的形之于外,目光稍转柔和。

      孟神通点点头道:“尽管咱们行事不同,你有这番志气,就不愧我的女儿!”顿了一顿,声调一转,缓缓说道:“我这次约了唐晓澜比武,胜败难测。若然我侥幸得胜,我就是武林至尊,自然可以庇护你。但我自问这场比武,只怕凶多吉少,要是我输了的话,那就是我毕命之期了!当年我与你俩母女失散,无力照顾你,让你托庇他人,改姓他人之姓,我终身引为遗憾。现在我将这半部武功秘籍传给你,不过是想稍赎前愆,我生前不能照顾你,死后也可以照顾你。你已得吕四娘的衣钵真传,得了正宗的内功心法,若再能参透秘籍上的武功秘奥,不难成为天下第一高手!好,不管你叫不叫我做父亲,你也该让我了却这番心事吧?”

      孟神通的声调苍凉之极,简直像是临终的遗嘱!谷之华这才明白她父亲的用心之苦,想到他是冒了性命危险,历尽万苦千辛,才取得这半部武功秘籍的,如今竟肯拿来送给与他对敌的女儿,尽管她恨她的父亲,却也不禁大为感动,一时泪咽心酸,“爹爹”二字,几乎就要冲口而出,但终于还是忍住了。

      孟神通见他女儿终于接过了他手上的残书,心中如释重负,眼泪却不自禁地掉下来,他明明知道女儿是不愿跟随他了,但仍然不舍得离开,要多望她几眼!

      孟神通伸出手来,谷之华动也不动,孟神通凄然说道:“这次只怕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了,你就让我再亲你一下吧!”就在这时,忽听得耳边有个声音叫道:“孟老贼,你只知欺负弱小,可敢来与我一决雌雄么?”孟神通心头一震,谷之华听不到这个声音,仍然呆呆地站在那儿!

      孟神通听了这个声音,再望一望女儿,见谷之华仍是木然毫无表情,就在这时,那熟悉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道:“孟老贼,你没胆来与我一战么?”孟神通面色倏变,低声说道:“这本秘籍,你要善自保藏,不可落在他人手上!”说到最后一句,他的身形已然越过了围墙!

      谷之华只道父亲是因为自己不理他,故此心伤色变,绝望离开,顿时间,心里头似打翻了五味架似的,也不知是什么味儿,捧着那本武功秘籍,但觉一片茫然!

      她哪里知道孟神通是被金世遗用“天遁传音”将他激走的。原来金世遗一直在暗中?;に?,他就住在相邻的客店,听得这边有厮杀的声音,便急忙赶来,不过他还是比孟神通慢了一步。待到孟神通伸出手来,想拉他的女儿,金世遗不知就里,只道他是要把女儿劫走,因此接连的发出“天遁传音”。

      孟神通满肚皮郁闷,正自无处发泄,身形一起,便循声觅迹,向金世遗藏身的方向扑去。这两人展开了绝顶轻功,当真是有如追风逐电,片刻之间,已离开了市镇。金世遗有意诱敌,径自向嵩山的方向飞奔。

      孟神通喝道:“金世遗,你有胆向我挑战,为何只顾逃走?”金世遗笑道:“我正想找一处方便动手的地方呢!”孟神通冷笑道:“你我动手,也要拣择地点么?我看你是想找一处好风水的墓地吧?好!这里便很好,你便埋在这里吧!”

      金世遗的轻功不在孟神通之下,但论到内功的深厚,却要稍逊一筹,两人都开口说话的时候,孟神通的速度丝毫不减,而金世遗却要略受影响,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这一瞬间,孟神通已是声到人到,一掌向金世遗劈去!

      这一掌挟着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掌力,自是非同小可,好在金世遗早已有了防备,身形一晃,使出独门的点穴手法,反手便弹!

      金世遗的点穴手法,已得毒龙尊者的衣钵真传,堪称邪派中最厉害的点穴手法,与红教密宗的秘传点穴法异曲同工。毒龙尊者是乔北溟死后一百多年才出生的人物,所以乔北溟的武功秘籍,不可能有破解之法。

      孟神通知道他的点穴法厉害,也有些忌惮,为免两败俱伤,便把实招变作虚招,用“天罗步法”闪开。金世遗凭着本身的护体神功,只要不给他打中身体,这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却也伤他不了。

      金世遗只想把他缠住,一意与他游斗,哪知孟神通见一掌无功,猛地大喝一声,双掌一齐推出,左掌右掌,竟然都挟着第九重修罗阴煞功的掌力!

      金世遗大吃一惊,要知修罗阴煞功最为耗损真力,单掌发出,已是不易,而今孟神通竟然能够双掌连环发出,威力陡然增强了一倍,登时把金世遗迫得透不过气来!

      原来孟神通为了对付唐晓澜,这个月来,苦心钻研,参透了武功秘籍上最后的一重秘奥,修罗阴煞功已可以随心所欲,收发自如,这时双掌同时发出,就等如有两个以上的孟神通与金世遗搏斗了。

      金世遗上次在御河边与孟神通敌对,还要稍稍吃亏,如今孟神通运用修罗阴煞功的威力已增加了一倍,金世遗如何抵挡得???还幸在他上次吃亏之后,想到了用独门点穴法与他游斗的法子,要不然只怕十招也抵挡不住。

      孟神通催紧掌力,双掌连环不断地攻了十几招,金世遗但觉气血翻涌,五脏六腑几乎像是要翻转过来,急中生智,突然“呸”的一声,一口痰涎,向孟神通吐去。孟神通知道他有口吐毒龙针的绝技,虽然他现在的功力,即算中了几枚毒龙针,亦可无妨,但若给他唾涎溅上了一点,也是一个耻辱,因此迫得运用内家真气,一口气将他吐过来的唾涎反吹回去。但这样一来,虽能避过唾脸之辱,掌力已经稍减。金世遗趁此时机,施展师门所授的古怪身法,一个筋斗,翻出数丈开外,脱出了孟神通掌力笼罩的范围。

      孟神通大怒道:“好小子,你耍无赖么?好呀,看你逃得到哪里去?”脚尖一点,疾如飞箭,紧紧跟着金世遗的脚步,似影随形。

      看看就要给他追上,忽见有三个人迎面而来,其中有一个少女的声音嚷道:“大姨,这个老家伙就是孟神通!”

      原来少林寺接到翼仲牟的飞鸽传书,知道冯琳、谷之华等人已到了偃师县城,离嵩山不到三十里路,李沁梅一来渴望见谷之华,二来也怕她发生意外,便央求冯瑛与她同来迎接,冯瑛也想早与妹妹相聚,索性带了钟展与她一道,连夜赶来。

      冯瑛并不知道给孟神通追赶的人乃金世遗,只道是哪一位正派的门下弟子,正要遭孟神通的毒手,立即便拔出剑来,连人带剑,化成一道银虹,向孟神通疾刺!

      冯瑛是天山派前辈女侠易兰珠的弟子,武功远比妹妹高强,与她的丈夫唐晓澜也不相上下,这一剑刺去,有如雷霆疾发,孟神通不由得心头一懔,硬生生地将去势煞住,只听得唰的一声,剑光掠过,孟神通的头发已被削去了一绺!

      孟神通固然是心头一懔,冯瑛也禁不住大吃一惊,她这一剑用的乃是天山剑法中最精妙的“大须弥剑式”,满以为最少可以在孟神通身上留下一道伤痕,哪知却仅仅是削去他的一绺头发,这还是孟神通正在急步追赶金世遗,身形一时难以煞住之故。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