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四十四回 渺渺芳踪无觅处 重重疑案费思量(1)


      金世遗委决不下,心想:“且待回去见了胜男再说?!卑凑漳遣杵讨魅说闹傅?,先到小市集上去买衣裳,市集上没有成衣店,幸亏那日恰是墟期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档故衣摊子,金世遗知道厉胜男喜欢打扮,拣了又拣,费了好多功夫才拣到了两件比较漂亮惬意的女装。市集上的人见他挑选女装,无不奇怪,但因他是个军官,谁也不敢多口。

      这时己是天将近午,金世遗心道:“胜男一定等得心焦了?!奔奔泵γζ锫砀匣?。

      那茶铺离市集不过四五里路,金世遗快马加鞭,不消一炷香的时刻,茶铺已经在望,忽地迎面碰见两个乡农装束的汉子,慌慌张张的在路上奔跑,金世遗觉得可疑,大声喝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那两个人见是个军官,越发慌张,结结巴巴地嚷道:“有强盗、有强盗,强盗杀、杀了人啦!”

      金世遗吃了一惊,心想莫非是厉胜男在茶铺遇上了敌人,将人杀了?他一眼已瞧出那两个乡下人不会武艺,不似匪徒,便不再理他们,策马直奔茶铺。

      只见茶铺里静悄悄的,金世遗已预感到有点不妙,走了进去,一眼瞥见在柜台下面和卧室门口,各有一具尸首,正是管茶铺那对老夫妻!摸了一摸,尸首尚还温暖,显见被害未久。

      金世遗揭开门帘,大声叫道:“胜男!胜男!”房子里只有一张空榻,哪里还有厉胜男的影子?

      金世遗这一惊更甚,心想厉胜男持有宝剑,又有许多厉害的暗器,人也机警绝伦,虽然功力未复,但一流高手也未必奈得她何,怎能这样容易就给敌人掳去?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是往市集买衣,纵使遇到强敌,抵挡不住,也该逃跑出来,用天遁传音呼救,茶铺距离市集和三岔路口都只不过四五里路,若是她用天遁传音呼救的话,自己理该听见。

      饶是金世遗经历过无数风波,这时也自有点心慌意乱,但觉厉胜男的突然失踪,和他所听到的谷之华的失踪一样,同是离奇难解!

      就在这时,门外人声嘈杂,有人叫道:“里面有声息,凶手还躲在里面,小心,小心!”接着又有人失声吆喝,喝令凶手出来,金世遗应声跳出,只见茶铺外面,黑压压的一大群人,原来是保正听得出了命案,带了团练来查勘了。

      那些人见出来一个军官,尽都呆了,一时之间,无人动手。金世遗瞧见那两个乡农也在人堆里面,急忙将他们抓住,喝问道:“你们可瞧见强盗是什么模样么?”

      那两个乡农慌忙答道:“我们根本没有见过强盗的面?!苯鹗酪诺溃骸澳悄愀詹庞衷诖笕虑康辽比??”那两个乡农道:“我们进来想喝一碗茶,发现这两老的尸身,嗯,那、那当然是强盗杀的了?!?br>
      金世遗自己也觉得好笑,心里想道:“我也真是急得糊涂了,从他们口中,问得出什么?”无暇纠缠,立即推开众人,跨上坐骑,拣了一条他刚才未走过的路追下去,背后只听得那班人大叫大嚷,原来那些人把他当作凶手,以为是他吃了东西不肯付钱,在纠缠中将这个老人杀了。要知那时一个军官恃强杀人乃是常有之事,怪不得他们怀疑,鼓噪,好在有那两个乡农说明这个军官是在路上碰见的,鼓噪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下去。

      金世遗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,用天遁传音呼唤,没有听到回答,在路上也未发觉有什么可疑的物事,于是再向另一个方向找寻,直到天黑,四面八方都查探过了,兀是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。

      金世遗大为失望,但失望之中,不知怎的,却又似有一些轻松之感,心想:“胜男不是个普通的女子,不但武功高强,机智亦非常人可及,纵使落在敌人手中,只要敌人不是当场把她害死,她总有脱身之计?!倍医鹗酪派形粗烂仙裢ㄓ胩葡奖任涞慕峁?,在他以为孟神通这次不死亦必重伤,有可能伤害厉胜男的敌人绝不会是孟神通,所以便更觉宽心了。当下心里想道:“谷之华的失踪之事,虽然是同样离奇,但襄阳谷家,还有程浩和林笙二人,只要我能令他们清醒过来,总可以从他们口中探出一些消息?!?br>
      金世遗打定了主意,便连夜动身,那匹马已累得不堪,他索性舍了坐骑,趁晚上施展轻功,一个晚上赶了将近三百里的路程,拂晓时分,歇息一会,再到附近的市集买了一匹马代步,如此这般,晚上用轻功赶路,日间另外换过坐骑,不过十三天便从北京赶到了襄阳,好在他的内功已差不多到了最上乘的境界,每天歇息个把时辰,体力便自恢复。

      谷正朋虽然早已在五年前去世,但说起两湖大侠谷正朋的名字,在襄阳仍然是尽人皆知,金世遗很容易的就打听到了谷家的所在,那是在襄阳西郊离城约十里左右的一个村子。

      金世遗马不停蹄,直奔谷家,只见大门紧闭,墙角生苔,似是这间大宅,久已无人料理,金世遗拉起大门的铜环,扣了几下,大门开了一扇,里面还有一重铁栅栏,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站在栏栅后面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    金世遗道:“我姓甘,是你家小姐的朋友,特来探访她的?!蹦茄诀叩溃骸靶〗悴辉??!苯鹗酪诺溃骸澳蔷颓爰慵抑髂赴?,烦你通报一声?!蹦茄诀叩溃骸澳愦幽亩吹??”金世遗道:“我是从嵩山少林寺来的?!彼拦燃沂俏溲兰?,即使丫鬟婢仆,也必然知道少林寺的名头,甚至知道武林的近事,他怕那个丫鬟不肯给他通报,或者通报了而谷老太太不肯见他,所以冒称是少林寺的来客。要知各派的首脑人物都还聚集在少林寺,他声称从少林寺赶来,谷老太太定然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会不见。

      那丫鬟打量了他一眼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我家主母也出门了,你若有拜帖,就留下来吧?!苯鹗酪藕蒙?,说道:“怎么,你家主母也出外未回?什么时候出门的?”那丫鬟道:“差不多有一个月了?!苯鹗酪磐扑闶奔?,那是在谷之华出事之后不久,便再问道:“那么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那丫鬟道:“这我怎么知道?她老人家去什么地方,要去多久,我们做丫鬟的是从来不敢问的?!?br>
      金世遗想了一想,又再问道:“那么有两位邙山派的弟子,一个叫做程浩,一个叫做林笙,听说在你家养病,我和他们都是相识的朋友,请你让我见见他们,好吗?”那丫鬟蹙了双眉,说道:“你是说那两位一直昏迷未醒的、我家小姐的同门师兄吗?”金世遗喜道:“正是,正是。他们现在都还昏迷未醒吗?不要紧,我略通医道,或者可以治好他们?!?br>
      那丫鬟道:“那两位大爷也早已离开这里了?!苯鹗酪糯笪婀?,问道:“他们既然一直昏迷未醒,又怎能离开?”那丫鬟道:“当然是有人接他们的了?!苯鹗酪诺溃骸笆裁慈??”那丫鬟似乎有点不耐烦的神气,说道:“你这人怎的这样好查根问底,我怎知道是什么人?总之不是他们的朋友便是他们的同门兄弟了?!倍倭艘欢?,又道:“这屋子里只剩下我们几个下人,你要找的人都不在。你既然没有拜帖留下,待我家主母回来,我再告诉她吧?!彼蛋毡恪芭椤钡囊簧厣洗竺?。金世遗忙再提声问道:“等一等,我还有一件事要问问你,那些人是什么时候接了他们走的?”那丫鬟在里面没好气地答道:“记不清楚了,大约有十来天吧?!彼婕刺慕挪缴呓菽?。

      金世遗一无所获。大为失望,没精打采的从原路走回。走了一会,猛地想道:“这丫鬟的说话有个大大的破绽,她说谷老太太出门将近一月,而程、林二人却不过是十多天之前才离开的。这二人受伤昏迷,谷正朋的妻子韩夫人(谷老太太)和她的丈大同以侠义著称,岂有丢开这两人不管,独自出门之理?”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