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卅九回 暗室除奸惊辣手 冒名求禄显神功(4)


      呼延旭最喜奉承,说道:“不错,我记起来了,倒茶的那个少年弟子,不正是你吗?哈,一晃十年,你也长得这么高大了?!苯鹗酪判睦锇敌?,说道:“你真好记性。你走了之后,我师父很夸赞你的功夫了得?!?br>
      呼延旭道:“是么?我在他跟前练过一手铁掌碎石的功夫,可惜彼此家数不同,未得蒙他老人家指点?!?br>
      金世遗道:“我师父说屠家的金刚掌是天下最刚猛的掌力,练外家功夫的,当今就要数到他们两师徒了,即算是内家中的好手,也要让他们几分……”呼延旭眉开眼笑,插口说道:“过奖,过奖!”哪知金世遗接下去道:“我师父又说,只怕只有咱们的绵掌,才可以克制他的金刚掌力?!焙粞有癫簧?,道:“令师的绵掌功力,想必都传给阁下了?!苯鹗酪诺溃骸罢馕也桓宜?,可惜彼此家数不同,要不然倒想请呼延将军指教指教。家师常说,柔能克刚,大家都练到登峰造极的时候,外家功夫总要稍逊一筹,小弟至今尚未碰过外家的第一流高手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?”

      原来武林中有个规矩,善意的切磋武功,只限于家数相同的(即内家对内家,外家对外家),那才能截长补短,彼此有所增益,要是家数不同,那就是“比武”,而非“切磋”了。当年呼延旭只在柳三春面前自己演技,现在金世遗这样说,就是因为这个原故。

      呼延旭气呼呼地道:“甘兄既来投效,咱们就是同僚,同僚之间,不必拘泥于武林中的规矩,彼此试试何妨?”

      司空化正是要他们二人比试,好从旁窥测金世遗的功力到底如何,金世遗尚在故意推辞,司空化道:“呼延将军说得是,将来你们都要到外面应付敌人,家数不同的自己人先练练,到对付外敌之时,都有好处?!?br>
      司空化又道:“同僚切磋武艺与江湖上的比武不同,谁胜谁败,都不可认真?!彼屑诟詹拍瞎业母浩鲎?,虽然知道呼延旭性情直爽,且又是自己的下属,败了也不至于像南宫乙那样,但仍然先把说话交代好了。

      金世遗道:“不错,咱们家数不同,本来就不必在招式上观摩?!焙粞有竦溃骸拔谋纫残?,你说如何比法?”金世遗道:“你比我见多识广,而且小弟又是新来乍到,岂敢僭越,还是由你划出道儿,小弟总之奉陪便是?!?br>
      呼延旭受他一捧,怒气大减,忙道:“好说,好说,咱们就来玩一套借三还五如何?我让你先打三拳,然后你再让我打回五拳?!彼猿滞饧夜Ψ虻欠逶旒?,谅金世遗打不伤他,轮到他打时,一连五拳,还怕金世遗不求饶的?所以表面上是让人家,其实却是想占便宜。

      金世遗笑道:“这个法子很好,不过我想颠倒过来,而且不是‘借三还五’而是‘借五还三’,即是说由你先打我五拳,然后我还敬你三拳,我自愿做蚀本的生意?!?br>
      呼延旭心想:“哼,你竟敢这样小觑我的金刚掌力,这是你自讨若吃,可怪不得我?!北愕溃骸案市忠崭叩ù?,既然自愿做蚀本生意,小弟要是推辞,反而是看不起甘兄了?!苯鹗酪诺溃骸耙坏悴淮?,你所说的正是我要说的话?!北咚?,边以左脚为轴,在地上划了一个圈圈,站在当中,说道:“请发招吧!”呼延旭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金世遗道:“你的金刚掌力以刚猛见称,只要能将我打出这个圈子,就算你赢吧!”这个圈子只比碗口大些,刚容得一个人站在当中。

      呼延旭心头火起,道:“好,金刚掌来了,你就用绵掌化解吧!”所谓“借三还五”实际指的是攻击和还击的次数,用拳用掌,尽皆可以,最严格的一种是不许招架的,现在呼延旭许他用绵掌化解,总还算有一点良心,不想太过占尽便宜。

      呼延旭双掌一发,掌力有如徘山倒海般的直攻过去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好像有个人被腰斩了似的,众人吃了一惊,看清楚时却不是人,而是一段木头,原来金世遗将衣袖轻轻一引,呼延旭收势不住,双掌打到插在演武场中的一根木桩上,把那根极其坚实的柏木桩斫成两段。

      呼延旭大怒,立稳了脚步,一转身,掌持风雷,再朝着金世遗的背心打去,金世遗微一躬腰,呼延旭又被他用借力打力的功夫抛了起来,这一次双掌却是击中了一尊石鼓,竟然把那石鼓裂成四块!

      司空化摇了摇头,正想叫那呼延旭住手。呼延旭一掌击裂石鼓,手腕也给震得疼痛非常,又惊又怒,猛吼一声,蛮牛般的又向金世遗撞来,双掌平推,将平生功力付之一击。

      只听得“蓬”的一声,呼延旭的双掌正正击中金世遗的背心,金世遗的外衣裂成片片,上身微微一晃,但双足仍然踏在圈子当中,未曾移动半步。

      只见呼延旭双手下垂,呆若木鸡,原来他被金世遗以最上乘的内功吸去了他的掌力,现在已是使不出半点劲了。

      金世遗道:“你还有两拳,可要再打么?”呼延旭道:“我认输了,你把我打死吧!反正我也不想活了?!彼牢涔σ逊?,他也是个硬汉,武功即废,便自愿死去,决不求饶。

      金世遗一笑,拉着他的手道:“呼延将军过谦了,咱们最多是打成平手,怎能说你输呢?”呼延旭只觉一股热力从金世遗的掌心传来,精神气力登时恢复,这才知道武功仍在。

      呼延旭道:“即算依你之约,借五还三,我也应该受你三拳,大丈夫一言既出,永无反悔,毙在你的手下,我也死而无怨?!?br>
      金世遗心道:“这人倒是个可以交一交的朋友?!北阈Φ溃骸岸园?,依约是借五还三,你只打了三拳,还有两拳,你既不愿再打,我还打做什么?说真话,你的金刚掌力确是武林罕见,再打两拳,我也未必受得起呢!咱们既是同僚,也就不必计较谁输谁赢了?!?br>
      这一战不但呼延旭心服口服,在场的御林军军官,连司空化在内,也无不骇然。司空化心想:“我本是要柳三春和万应常来做我的眼线的,如今他们不来,但他们这两个徒弟却可以大大助我一臂之力,这倒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,我也不必苛求了?!?br>
      经过这两场比试,众军官对金、厉二人刮目相看,司空化更看重他们,一下子就让他们充任御林军教头之职。

      转瞬过了七天,黄昏时分,金、厉二人忽然接到司空化的通知,要和他们同赴一个宴会。

      赴会的除了司空化、金世遗、厉胜男之外,还有十八个军官,呼延旭、白良骥和那个姓韩的都在其内。白、韩二人面色焦黄,精神颓丧。金世遗到京之后,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们,从旁人的谈话中知道他们已回来了三天,想必是那晚饮了厉胜男的一杯毒茶,元气大伤,至今始渐恢复。他们虽曾屡次遭受金世遗的捉弄,但却始终未有见过金世遗的庐山真面目,当然不认得他。

      白、韩二人受了这次挫折,既是羞惭,又是气愤,在路上恨恨说道:“我们本来已捉到天山派的两个弟子,可恨西门牧野不来接应,只差两天的路程就要到京,想不到竟被他们的掌门人唐晓澜亲自救去了?!彼究栈参克溃骸笆翘葡角袄?,即算换了是我,也只得眼睁睁地看他将人夺走。你们能够从他的剑下逃出来,这已是十分难得了。你们这次已尽了力量,不能以成败论英雄,功劳簿上,我仍然给你们记上一笔便是?!?br>
      金世遗暗暗好笑,心道:“白良骥将我的帐算在唐晓澜头上,居然也有人相信,给他骗了一笔功劳?!逼涫?,司空化何尝相信,只因他世故甚深,为了笼络部下,不便戳穿而已。

      那姓韩的道:“我们吃点亏算不了什么,可恨的是功劳都给西门牧野这一班人占去了。今天晚上,咱们还要给他庆功。这岂不是诚心削咱们的面子么?”司空化道:“正因为皇上要寇总管给他们开庆功宴,你们两位非去不可,有你们两位在场,他就没有办法将功劳夸大?!?br>
      金世遗从他们的谈话中,这才知道今晚是大内总管寇方皋为西门牧野而开的庆功宴。朝廷的武士一向分属两个集团,一个是大内总管寇方皋所率领的营中侍卫,一个是御林军统领司空化所统率的御林军军官,如今又添上了西门牧野这一班人,三个集团,彼此争功邀宠??芊礁尬髅拍烈翱缜旃?,实非心愿,只是迫于皇命而已。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