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卅五回 为谁幽怨为谁苦 镑自相思各自伤(1)


      这次聚会邙山的各派弟子,都是本派中的翘楚,除了受伤极重的数十人之外,其他的虽然因为吸了魔鬼花的异香,不能运用内家真力,但跑路的本领还是有的,在痛禅上人率领之下,轻伤的负重伤的,未受伤的则随着八大高手断后,虽然一败涂地,阵容却并不凌乱。

      西门牧野叫道:“能多杀一个便多杀多一个,逃跑了的就不必去追了!”这班来历不明的黄衣人群相呼啸,俨如一大群发疯了的猛兽,逢人便啮,不论正邪,当者披靡!正派的弟子因为有人率领,伤亡还不算重大,孟神通邀来的党羽,武功最高的十来个人早已逃跑,余下来的争着逃命,自相践踏,片刻之间,几乎被这一班黄衣人诛锄迨??!

      赞密法师大怒,迎着两个向他奔来的黄衣人大吼一声,这一吼乃是佛门无上的“狮子吼功”,那两个黄衣人被这巨雷般的声音一震,登时耳鼻流血,全身酸软,急忙后退,在赞密法师周围的十个来西藏喇嘛诸宗的弟子,急忙跟着他冲出重围,西门牧野给了两个黄衣人一服“惊神散”,转过头来又拦截其他的人。其实赞密法师这一吼大为耗损元气,若然西门牧野再去硬拼他,赞密法师也难逃此劫。孟神通这方好在有个赞密法师不肯弃众先逃,救出了十多个人。

      被孟神通骗来做徒弟的那两个无知少年——曹锦儿的孙儿赵英华和赵英民,自出娘胎以来,几曾见过这等阵仗,“师父”已跑得无影无踪,他们吓得魂飞魄散,正在跌跌撞撞的胡奔乱跑,忽见姬晓风飞一般的从他们身边掠过,背后两个黄衣人大呼小叫地追来,赵英华、赵英民叫道:“姬师哥救我!”喊声未绝,姬晓风也早已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。

      眼看这两个无知少年便要毙于黄衣人的掌下,忽听得一声喝道:“鼠子敢尔!”陡然间一团寒光冷气,在那个黄衣人的面前散开,紧接着两道剑光,同时袭到,来的正是唐经天夫妇。冰川天女先发出冰魄神弹,将那两个黄衣人阻了一阻,然后夫妻联剑,拦截在黄衣人和赵氏兄弟的中间。

      唐经天虽然给厉胜男夺了他的游龙宝剑,但天山剑法仍在,一柄普通的青钢剑在他的手内也是威不可挡,何况还有冰川天女那把世上无双的冰魄寒光剑。他们夫妻二人早服下了用天山雪莲炮制的碧灵丹,不惧魔鬼花的异香,双剑齐出,宛如二龙抢珠,唰唰两声,把那两个黄衣人的右臂齐根削掉,唐经天插剑归鞘,左手抱起赵英华,右手抱起赵英民,拔步便跑。

      冰川天女给他断后,仗着玉剑冰弹,闯出敌阵,那群黄衣人摸不着唐经天夫妇的底细,见这对男女全然不惧魔鬼花的异香,一出手便伤了他们的两个同伴,都不禁大大吃惊。其实这群黄衣人的本领,若然以一敌一,并不在唐经天夫妇之下,唐经天夫妇之所以能够成功,轻轻易易的便从虎口救出人来,一来是出其不意;二来是他们夫妇的剑法配合得妙到毫巅;三来是冰川天女的玉剑冰弹,乃是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武林异宝,那两个黄衣人正在肆无忌惮之际,骤然间被冰魄神弹所袭,猛吃一惊,来不及招架,便给削了手臂。这一来,这群黄衣人的凶焰顿时受挫,不敢追赶。

      唐经天夫妇冲回来救人,再杀出敌阵,来去如风,总共还不到一盏茶的时刻,便追上了大队,将赵家兄弟交给了曹锦儿。曹锦儿骂道:“你这两个畜牲还有脸回来见我吗?为什么不跟你们的师父去!”举起龙头拐杖便打,翼仲牟将她拦住,劝道:“请掌门师姐念在他们年幼无知,饶了他们这一遭?!闭饬叫值芤补蛟诘厣?,痛哭流涕的向祖母求饶。曹锦儿是非常溺爱这两个孙儿,只因当着各派武林宗匠的面前,不得不装模作样,一经劝解,自乐得乘机收篷。

      各派掌门各自查点本门的伤亡人数,总计起来,死亡和下落未明的有八十七人,重伤的有七十六人,轻伤的更是不计其数,金光大师叹道:“想不到邙山大战,落得如此收场,正邪双方,均是一败涂地!”翼仲牟道,“西门牧野的名头我在三十年前还曾经听过,这一大群黄衣人的来历我却是一个不知,咱们这场惨败。不是败在孟神通之手,而是败在这群来历不明的黄衣人之手,真真是意想不到!”各大门派帮会的掌门人中,以丐帮的掌门翼仲牟见闻最广,连他都不知道这群黄衣人的来历,其他的人更不用说了。痛禅上人沉吟半晌,说道:“孟神通的本领之高,除了天山唐大侠夫妇之外,中原的武林人物,只怕无人是他敌手;如今又添了西门牧野与这一帮黄衣人,个个狠心辣手,今后武林的劫难,正是方兴未已呢!为今之计,只有请各位暂时到小寺养息疗伤,一方面打探这群黄衣人的来历,一方面派人请唐大侠夫妇出山,同谋应付?!鄙倭炙吕脍讲辉?,寺中尚有数百武艺高强的僧人,避难疗伤,自是最理想的所在,各派掌门,听了痛禅上人的话,均表赞同,只有曹锦儿蹙眉不语,痛禅上人瞧她一眼,问道:“曹大姐,你在惦念你本门的小师妹吗?”

      曹锦儿给痛禅上人道破心事,面上一红,说道:“不错,这群黄衣人来得蹊跷,只怕他们也会分出一些人到观中捣乱。之华昏迷未醒,万一落在坏人手中,教我、教我如何对得起吕姑姑?!彼肫鹨郧岸怨戎闹疃辔蠼?,想起去年在邙山会上丝毫不留情面的将她逐出门墙,再想起了她这次舍了性命的维护自己,想起了她是吕四娘的唯一传人……确是由衷感到惭愧。痛禅上人道:“此事确属可虑,好在有冯琳母女?;ぷ潘?,纵算众寡不敌,将她救出来谅还能够。不过,在观中疗伤的不止是她?;褂屑肝晃涞迸傻拿湃?,只怕冯琳难以兼顾?!碧凭旆蚋竞屠渍鹱油档溃骸按颐窃偃ヒ惶??!蓖挫先说溃骸坝腥磺巴佑?,那是最好不过?!碧凭斓热苏?,痛禅上人忽然道:“且慢,且看是谁来了?”就在此时,只听得远处一声长啸,唐经天听出是他姨母的声音,大喜叫道:“是他们脱险回来了?!卑蛋蹬宸挫先嗽洞μ谋玖?。

      过了片刻,只见幢幢人影已从山坳那边出现,这时虽是午夜时分,但月光皎洁,看得甚为清楚,领头的正是冯琳。雷震子、唐经天都同时喊出声来,不过,却是一喜一忧,原来武当派受伤的九个门人,一个不少,都随着冯琳回来了,反而是李沁梅、钟展和谷之华却一个不见。

      这桩奇怪的事情得从头说起,且说冯琳将谷之华抱回观中之后,试用红教的大藏解穴功夫给她解穴,大藏解穴功夫可破任何奇门点穴,但用在谷之华身上,却是毫不见效。冯琳暗暗吃惊,心中想道:“果真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孟神通的点穴法连我的大藏解穴神功都不能破,我虽然未曾与孟神通比试,但据此看来,我已是输给他了。只好盼望痛禅上人得胜归来,再给她解救了?!彼戎仓迷诰彩抑?,吩咐李沁梅和钟展好生看护,便去给那几个受伤的武当弟子疗伤。

      李沁梅在谷之华耳边唤了几声姐姐,谷之华哪里会答应她,李沁梅泪盈双睫,低声说道:“谷姐姐真可怜!”钟展道:“痛禅上人说她并未受伤;只是一时昏迷未醒,侍痛禅上人回来,自能解救,师妹不必心焦?!崩钋呙返溃骸澳隳睦镏牢业男氖??我恨不得早一刻能与她说话,我有许多事要问她。嗯,这几年来我寂寞死了,找不到一个可以和我谈谈心事的人?!敝诱股裆鋈?,强笑说道:“这么说我倒真羡慕你的谷姐姐了,她与你相处的时日不多,你已把她认作平生知己???,真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份,强求不来的!”李沁梅呆了一呆,道:“师哥,你、你说什么?”钟展道:“我说各人有各人的缘份,勉强不来。比如说咱们自幼一同玩耍,一同长大,但在你的心目中,我就比不上,比不上她!”钟展平素不善辞令,但这一段话乃是他有感而发,却是说得极为诚挚,且又带着几分激动,几分辛酸。李沁梅天真无邪,过去由于金世遗占据了她整个芳心,因此一直未曾觉察到钟展对她的心意。这时蓦然听到钟展辛酸的话语,细嚼他话中含意,方知这位师兄对自己竟也是一片痴心。钟展这段话明里是说羡慕谷之华,暗里则是指金世遗。是李沁梅对金世遗生死难忘的感情,令得他既羡且妒。

      晚风中吹送来一片花香,月亮从窗外的繁枝密叶之中探出头来,窥伺他们。银白色的月光下照见李沁梅微带红晕的杏脸,钟展却低下头来,不敢望她。

      李沁梅默然无语,她倚着窗户出神了一会,忽地说道:“师兄,我知道你在关心我,我很感激你。正因为咱们自幼一同玩耍,一同长大,我早已把你当作家人一般。没有什么人可以代替你,我也从没有想过要将你去比什么人。但我对谷姐姐另有一种情份,我欢喜她,我敬佩她,我可怜她,嗯,你,你明白么?”钟展黯然道:“我明白的。只是,只是……”李沁梅道:“只是什么?”钟展叹口气道:“唉,还是不说的好。你明白我的心意,那就行了?!崩钋呙匪档氖枪戎?,实在则是诉说自己对于金世遗的情感,这,钟展当然也明白。他本来想拿“人死不能复生”之类的话去劝解她,但李沁梅没有明白说出金世遗的名字,他这些话语也就不便出口了。

      李沁梅心乱如麻,就在此时,他们二人所不敢提到的那个名字,忽然从谷之华口中说了出来。谷之华像是在梦吃一般,低低地唤了两声:“世遗,世遗!”声音虽极含糊,李沁梅却是听得清清楚楚,不由得怔了一怔,急忙走近床边,推一推谷之华的身子,叫道:“姐姐,醒来!醒来!”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