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卅三回 弱女陈情图弭祸 神魔恃势强凌人(1)


      这刹那间,邙山派众弟子都突然静止下来,曹锦儿睁大眼睛,神色非常难看,似是既惊且喜,又带着几分尴尬,显见这个人的出现,也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!

      李沁梅失声叫道:“谷姐姐!谷姐姐!”原来这一个藏在翁仲腹中的少女,正是邙山派的弃徒、孟神通的女儿谷之华。谷之华抬起头来,默默无言的向李沁梅打了一个招呼,表示看到了她,眼光随即又转到孟神通身上。

      孟神通呆了一会,讷讷说道:“之华,你、你来做什么?”谷之华站到独臂神尼墓前,缓缓说道:“今天是我师祖的忌辰,我一来是给师祖、师父扫墓,二来是想请你们息止干戈?!?br>
      孟神通道:“吓,你是要我就此罢手?”曹锦儿将龙头拐杖在地上重重一顿,亦是怒声说道:“谷之华,想不到你居然有脸到来,还居然敢站在师祖墓前说这样的话!息止干戈谈何容易?你可知道丐帮的四大香主是给谁害的?你可知道你这十恶不赦的父亲刚才还欺侮谁来?”

      翼仲牟道:“师姐且别动怒?!倍悦仙裢ǖ溃骸澳闼档枚?,今日之事,当然不能就此罢手!但你所要寻觅的‘高人’现在你已经见到了,她本来是邙山派弟子,就在三年前的今日,此地此时,被本派掌门逐出门墙的,你现在大约可以相信这个人不会是我们预先约来了暗算你的了吧?好,现在就请你离开此处,要继续再战,到草坪上去!”要知这里是独臂神尼的坟墓所在,邙山派视为最神圣的地方,若给孟神通在此乱打一场,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,若然毁坏了祖师坟墓,即算能够杀了孟神通,那也是邙山派的最大耻辱!

      谷之华眼眶里的泪水几乎要滴出来,曹锦儿的责骂早在意中,翼仲牟平素是爱护她的,现在也对她不谅解了,这却不能不使她有受委屈之感,但最使她痛心的却还是双方的态度都如此强硬,看来这一场武林浩劫,已非人力所可挽回!

      谷之华尽管受尽委屈,但她还是咬紧嘴唇,忍着眼泪,听翼仲牟说完了话。

      孟神通仰天打了一个哈哈,说道:“之华,你听见了没有?曹锦儿不认你这个师妹了,你还帮着她做什么?哼,哼,休说他们不肯罢手,就算曹锦儿在我面前磕三百个响头,我也不肯干休!”

      孟神通心里明白,那个藏在暗处的神秘人物,决不会是他的女儿,所以他仍然要按着原来的计划,先拿下曹锦儿,再迫出那个人来。

      孟神通声色俱厉,说了这几句话,便不再理睬女儿,猛地转过头来,眼光中充满杀气,对着曹锦儿喝道:“还不快来领罪,难道当真还要我亲自出手吗?我有话在先,下手决不留情,再迟片刻,管教你们个个性命难逃!”双掌一抬,掌力尚未发出,寒飙已是卷地而来,饶是曹锦儿、翼仲牟练过一年的“少阳神功”,亦自觉得寒冷难禁,牙关打战。

      就在这?;蚕⒅?,忽见谷之华霍地一个晃身,拦在孟神通与曹锦儿的中间,高声道:“请你们再听我说几句话!”孟神通赶忙撒回掌力,谷之华续道:“我想好几条调停的办法,不知可不可行,请你们双方斟酌?!?br>
      孟神通道:“你说说看!”谷之华指着他道:“你害了丐帮四大香主,又恃强欺压各派宗师,这些事情,本来是你的不对!”孟神通听得她一开口就编派自己的不是,“哼”了一声,要不是面前是他女儿的话,只怕谷之华的话未曾说完,就要给他一掌打死。

      谷之华转过头来对曹锦儿道:“武林中有句话:杀人不过头点地,若是他肯悔罪,我也希望你能饶恕他,当然‘悔罪’二字不是空口说说而已,我要请他做三件事情?!?br>
      孟神通面色铁青,冷冷道:“要我悔罪?要我向她求饶?哼,你在向谁说话?你知不知道:你父亲活了这一把年纪,从来未曾向任何人低过头!”右掌缓缓的又抬起来,但一眼望去,见女儿眼眶里满是泪水,一脸哀恳的神色,孟神通的手掌再一次的停在半空,说道:“好,是哪三件事情,我姑且再听你说说?!?br>
      谷之华道:“第一件事情,你要向丐帮的翼帮主、邙山派的掌门、青城派的韩掌门他们赔罪;第二件是你从此退出武林;第三件,我知道你得了乔北溟的武功秘籍,这本秘籍,若然留在你的手上,各派终不放心,而且也怕你所传非人,将来又要造成大祸,所以这第三件事情,便是请你将那本乔北溟的武功秘籍,交给德高望重的少林寺主持痛禅上人!好,就是这三件事情,曹师姐,他若实现这三项诺言,我也望你得罢手时须罢手,可饶人处且饶人!”

      乔北溟的历史各派的门人弟子不知,他们的掌门却是都知道的,听说孟神通得了乔北溟的武功秘籍,均是大吃一惊。

      曹锦儿到了此际,其实亦已是色厉内荏,她看了刚才动手的情形,已经清楚知道,在场诸人,连痛禅上人与金光大师在内,都拦挡不住孟神通。

      曹锦儿心道:“谷之华这样调解,倒还不算背叛师门,这三个条件,若是孟神通肯依,嗯,这,这倒还可以考虑考虑?!逼涫邓灰芡旎孛孀?,心中已是千肯万肯,她之所以沉吟不语,不肯先表示态度,也不过是为了面子而已。

      痛禅上人高宣佛号,合什说道:“谷姑娘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,孟施主,为祸为福,就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了!”要知孟神通虽是大恶难饶,但要是他真的肯献出那本乔北溟的武功秘籍的话,这本秘籍,据武林中历代的传说,乃是融合正邪各派所长,为武学另辟天地的,那么各派弟子,都可以得到益处,对武学的昌明,贡献亦是极大。大功大罪,当可两相抵消。何况,若是双方不肯退让,硬是拼下去的话,不论谁胜谁败,总是一场浩劫。

      这时,千百道目光都集中在孟神通身上,孟神通神色木然,从外表看来,倒不像刚才的那样发怒、可怕,痛禅上人和曹锦儿等人,也就是因为希望他能念在骨肉之情,故此才对他有所期待。

      哪知孟神通此时正是伤心到了极点,所以表面看来,反而显得异常的沉静,一点怒气都瞧不出来,但见他沉默了好一会子,忽地爆出惊天动地般的狂笑之声,震得各派弟子耳鼓都嗡嗡作响,功力较低的竟然晕倒地上,狂笑之后,孟神通扯着头发叫道:“好呀,枉你是我的亲生女儿,是我仅有一点骨肉,你、你竟要迫你的父亲屈辱求饶,胳膊不向内弯!我孟某纵使是造了如天罪孽,也不该受此报应!”

      谷之华平心静气说道:“你答应这三件事情,我也答应你一件事情,不管你过去的罪孽,我愿意重新认你做父亲,在你退出武林之后,咱们两父女拣一处山明水秀的地方隐居下来,我终日陪伴着你,永享天伦之乐,绝不分开,爹爹,你愿意么?”

      孟神通刚才正像一个疯狂的野兽,但谷之华的这番话,却像最高明的驯兽师手中的鞭子,登时令得孟神通平静下来,也像他女儿一样,眼眶中满是泪水!

      面前站着的是他唯一的骨肉之亲,他想起了去世的爱妻,想起了过去多年,别人所不知道的,他内心的寂寞,女儿愿意侍奉他的终生,与他一同消遥世外,这不正是自己的愿望?难道还不值得为此而牺牲武林霸主的尊荣?这时他一片惘然,思如潮涌,几乎就要冲口说道:“好,女儿,我依从你,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别人的话!”但话到口边,他却又没有勇气说下去,但见他眼光闪烁不定,唉,谁知道他在想的什么!

      谷之华目不转睛地望着孟神通,她这次出来调解,一线的希望,就是在于孟神通能为父女之情所感动,只见孟神通的面色越来越显得慈和,谷之华几乎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,她心中又是欢喜,又是悲伤,想道:“若是他肯接受调解,这一场的武林浩劫就可以避免了。我也就要伴他过这一生了。嗯,别人将会怎么想呢?”她知道本派与孟神通仇深似海,即算经过调解,但仇恨之心总不会就此冰消,自己复认本派的大仇人为父,等于自绝师门,纵然自己是一片苦心,只怕掌门师姐也绝难谅解。也即是说自己重返师门的心愿,将永无实现之期!

      她脑海中又突然出现了金世遗的影子,三年前的今日,她被师姐逐出门墙,金世遗送她下山时开解她的那几句话,她还记得清清楚楚。那几句话是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莲出污泥,凤生幽谷,他是他,你是你,有何相干,何需烦恼?”想不到今日为了挽救这场浩劫,自己却可能与他“清浊合流”,“嗯,要是金世遗知道了,他又将怎么样看待我呢?”她也曾经听到过金世遗的死讯,不过,她是武林中唯一对这个消息不肯轻信的人。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