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廿二回 吞舟巨浪兼天涌 裂石熔岩卷地焚(3)


      金世遗顺着水势,破浪前进,终于抓到了厉胜男,将她举出水面,厉胜男吸了口气,喘息道:“我不行了,你自己逃命吧!”金世遗道,“胡说,咱们生则同生,死则同死!你抱着我的脖子,抓紧我的肩膊!”厉胜男本来已放弃了逃生的希望,这时被金世遗一顿斥骂,登时心中酣畅,便似一股暖流流过她的全身,再度鼓起了求生的勇气。

      海水渐渐发热,寒流和暖流一撞,发生极急烈的激流,金世遗也把持不住,被激流一冲,随着波浪抛起抛落,但觉有如腾云驾雾一般,金世遗深湛的内功这时显出了威力,虽是被狂涛骇浪抛得头晕目眩,但仍然可以支持!激流以惊人的速度,将他卷到大海的中心,根本不必他费力气划水,他只是要保持镇定和平衡,提着口气,不让自己沉下去。

  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忽地又看见太阳了,原来已离开了蛇岛几十里,火山爆发所产生的灰尘烟雾到了这里已经稀薄了。金世遗眼睛一亮,忽然发现一条大船在大海中心打着圈圈,似乎就要沉没的样子,船上的人叫声不久已听得见了。

      金世遗精神陡振,随着激流,迫近了那条船,定睛一看,只见船上有两个魁悟的身影,正在卸下风帆,这两个人正是孟神通和灭法和尚!金世遗追上的正是他自己这条船。原来孟神通虽然懂得驾船,但却应付不了这样险恶的波涛,这时他们正陷入激流的漩涡中心,他们使尽技能掌舵划桨,船却老是旋转不停,无法脱出漩涡,眼看就要被卷没海底!

      金世遗无暇思索,迅即就被激流冲到了船边,灭法和尚骤然发现是他,吃了一惊,喝道,“金世遗,你这小子还未死呀!”提起禅杖,向他戳下,金世遗一手抓着杖头,一手攀着船舷,大喝道:“让我来助你们脱险,不然我死了你也要陪我死!”孟神通一把夺过灭法和尚的禅杖,叫道:“让他们上船!”将禅杖一拉,先拉起了金世遗,接着再拉起了厉胜男。

      金世遗掌住了舵,大声命令道:“你们两个划桨,听我的指挥!”灭法和尚气呼呼地瞪着他,忽听得“哗啦”一声,一个巨浪又打上了船头,孟神通慌不迭地拿起了桨,灭法和尚失了主意,也跟着他做了。金世遗看也不看他们,只是全神注视漩涡的方向,大声吆喝道:“向左,向右,向右!用力向后划,好!用千斤坠的功夫定着左边的船身,好!”过了一盏茶的时刻,船顺着激流的方向转了几个圈圈,终于脱出漩涡的中心,孟神通松了口气,但风浪还是很大,金世遗仍然全神贯注,一点不放松的指挥他们,再过了大约半个时辰,风浪渐渐平静下来,暂时脱出了险境了。金世遗凝眸一望,在苍茫的暮色之中,还隐约可以看见蛇岛上兀立的山峰,一片黯淡的红光,笼罩着远方的蛇岛。金世遗在伤心之中也感到了快慰,蛇岛虽然难免火山之劫,但却并没有像他师父预言的那样化成飞灰。

      金世遗放下了舵,说道:“现在顺着水流的方向,可以不必费力,让它自己漂流了?!闭馐彼诺糜嘞救フ展死魇つ?,只见厉胜男盘膝坐在他的身边,像个落汤鸡一样,脸色苍白,金世遗道:“你怎么啦!”厉胜男道:“好得多了,气力也渐渐恢复了,就是渴得难受!”金世遗道:“好,咱们找水喝去?!?br>
      忽听得灭法和尚一声冷笑,抓起了那根禅杖,金世遗喝道:“你想怎样?”灭法和尚道:“金世遗你好神气,你还以为你是这条船的主人么?”金世遗道:“我当然是!”灭法和尚阴沉沉地冷笑道:“请你去做龙宫的主人吧!”举起禅杖便要打下,金世遗冷笑道:“你以为风浪就过了吗?我跳下海未必淹死,你们这五个人呀,哈,海里的大鱼正等着你们做点心呢!”灭法和尚的禅杖停在空中,不敢打下,孟神通干笑一声,做好做歹地拉开了灭法和尚,说道:“现在这个时候,还记着过去的仇恨做什么?咱们大家同舟共济,同舟共济!金世遗你给我们掌舵,我就让你们留在船上?!苯鹗酪爬湫Φ溃骸罢馓醮纠淳褪俏业?,我可不领你的盛情!”孟神通道:“领也罢,不领也罢,总之咱们都要彼此依靠了?!苯鹗酪判南耄骸拔铱刹槐匾揽磕忝??!敝皇侨粼谡馓醮隙鹞淅?,却确实是对他不利,厉胜男叫道:“世遗,不要上他们的当!这老魔头比海里的鲨鱼还可怕!”孟神通哈哈笑道:“厉姑娘,你还要向我报仇吗?”厉胜男道:“除非你现在把我打死,否则这个仇日后总要报的!”孟神通笑道:“很好,那就留到日后算吧。在这船上一天,咱们彼此都抛开旧恨!”金世遗哈哈笑道:“孟神通,你这话倒说得很爽快,好,君子一言,快马一鞭,就是这样。灭法和尚,你在船头看守,胜男,咱们到里面找水喝去?!泵鸱ê蜕新慌?,但他也被这场风浪吓怕了,而且孟神通已与金世遗妥协,他又怎敢不依,只好服从金世遗的命令,留在船头看守。

      孟神通领着金世遗走进船舱,哈哈笑道:“你们的老朋友来啦!”只见那三个魔头横七竖八地躺在舱中,个个面青唇白,身边呕出了一大堆秽物。原来这三个魔头都是从西藏来的,在此之前,根本连大海都未见过,怎经得起这场风浪?所以人人都好似大病了一场。

      那三个魔头张开眼睛,骤然见着金世遗站在他们面前,不由得大吃一惊,昆仑散人叫道:“老孟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要的是哪些朋友?”后犹未了,桑青娘也大叫一声,挣扎着跳了起来,向厉胜男猛地扑去,喊道:“还我姐姐的命来!”厉胜男道:“你姐姐自己跌进熔岩浆里,关我什么事?”正想招架,只听得“扑通”一声,桑青娘自己站立不稳,再度跌倒。金世遗道:“胜男,我记得后舱的药箱里还有一些晕船的药,是我以前给你准备的,拿一些分给他们?!?br>
      孟神通拍了一下手掌,喊道:“大家都不要吵,听我一言。我已与金世遗说好了,在这船上一天,大家都不必重提旧怨,你们几位的意思怎样?”这时,那三个魔头稍稍清醒,一想目前形势,除了孟神通懂得驾船之外,其他的人对水性都是一窍不通,确是需要金世遗的帮助,想到此点,三个魔头面面相觑,做声不得。

      孟神通道:“三位若不反对,就这样办了?!痹屏樽雍龅溃骸耙颐遣患蔷稍鼓且部梢?,请你叫金世遗把那卷图画拿出来!”孟神通道:“什么图画?”云灵子道:“指示乔北溟藏宝之秘的图画,本来是藏灵上人的,现在在金世遗手中?!泵仙裢ㄖ狼潜变榈墓适?,也约略知道有这么一张图画,如今听得他们证实在金世遗手中,登时贪心大起,问金世遗道:“你现在要这幅画也没用了,交出来吧!”

      金世遗天生傲骨,哪肯受人威胁,冷笑一声,正要拒绝,厉胜男刚刚走了两步,要到后舱去取药品,听得此言,忽地站住,也是连连冷笑,笑得比金世遗更响亮。孟神通道:“你们笑什么?”厉胜男道:“画图在我身上,在这样的大风大浪之中,你以为还能保全吗?”孟神通道:“掏出来看!”厉胜男果然掏出一卷湿漉漉的东西,掷给他们道,“好吧,要就拿去!”那卷东西丢在船板上,登时变了一个纸团,云灵子手指一粘,叫道:“糟了,坏了!”孟神通道:“坏了也要看!”燃起火石一烘,画纸粘成一片,孟神通小心翼翼地揭开,墨迹已淡得极难辨认,很隐约还可以看到画上有个巨人的影子,张弓搭箭,对着火山。孟神通道:“是这个吗?”云灵子道:“似乎不错。原画我们也未见过?!崩魇つ欣湫Φ溃骸澳训牢以ぶ袢罩鹿室饧僭煲环雌忝锹??”

      金世遗大为奇怪,那张图画实是在这条船上,他在蛇岛的时候,因为要进火窟工作,恐防画图烧毁,因此偷偷地放在后舱一个装杂物的箱子里,连厉胜男也未告诉,这时忽见厉胜男将一卷图画掷了出来,心中想道:“胜男哪里来的这张图画?难道是她探到了我的秘密,从杂物箱子偷出来的么?”

      那张图画湿成一团,烘干之后画纸粘成一片,孟神通摊在船板上,虽是小心翼翼地摊开,亦已抓烂了好几次,加以墨迹模糊,除了巨人和火山的影子隐约可见之外,其余部分已不能辨认。孟神通发了脾气,将画图抓得稀烂,团成一团,摔入海中,冷冷说道:“这张画一点用处也没有,好在还有一个有用的人在这里?!弊矶越鹗酪诺溃骸澳阕急附馓醮坏绞裁吹胤??”金世遗道:“当然驶回大陆去??!”孟神通道:“你一定知道乔北溟住过的那个荒岛,你指点方向,大家合力将船驶到那个海岛去?!苯鹗酪诺溃骸澳愕勾虻萌缫馑闩?,要我给你们找寻乔北溟的武功秘籍!”孟神通冷笑说道:“若不是你对我有这点用处,我留你们在船上做什么?你放心,我也不会亏待你的,找到了秘籍,同船的人个个有份,我让你们都抄一份副本?!?br>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