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十八回 弄鬼装神迷侠女 飞花摘叶见神功(2)


      这一回轮到谷之华发愣了,心中想道:“这人当真可恶得很,冒充我的兄长也还罢了,这一回却冒充我的父亲。哼,我的父亲是个大坏人,你欢喜冒充就冒充吧!”继一想:“不对,莫非不是同一个人,他既敢冒充我的父亲,当然有上把年纪,不比冒弃我的兄长容易假装?!彼纠椿骋墒墙鹗酪呕蚶魇つ?,这时一想不像,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惧意。只是那人既冒充她的父亲,她就更不便问那人的形貌了。

      可是那店伙却先说了出来,他见谷之华发愣,便道:“姑娘既是姓谷的,形貌也和那位老人家说的相符,错不了吧?令尊大人不是一把斑白的胡须,稍微有点伛偻的吗?”原来这间小镇的客店本钱短少,店伙计也生怕接错了人,所以特别小心谨慎,和谷之华对证。

      店伙计说的那个人正是孟神通的形貌,谷之华这一惊非同小可,心中想道:“难道不是冒充,当真、当真是他、是他来了?”可是孟神通怎会知道她要前往崂山?何况,他若要追赶自己回去,又何必这样故弄玄虚,形同戏耍?不错,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坏人,但无论如何,也不应该、亦不需要和女儿开这种玩笑??!

      那店伙计又道:“令尊大人精神很好,他说前面纵有几个毛贼,你也不必担心,他一个人尽可对付得了,姑娘,你们是保镖的吧?”在这条路上,常有保暗镖的镖师经过,这店伙计有几分江湖阅历,他见谷之华腰悬宝剑,似个有武艺的人,心想父女保镖,做父亲的先走一天,先后照应,在江湖上也并非罕见的事情。加以昨晚那个老人所露的口风和出手的豪阔,处处都暗示出他是镖师身份,所以店伙也就把谷之华当作女镖师了。

      谷之华疑心大起:“若当真是他前来追我,我要躲避也躲避不了。若不是他,我倒要看看这个开玩笑的是何等样人?他总得露出本来面目?!北愕溃骸安淮?,那正是我的爹爹。他还有其他的话交待吗?”店伙道:“那位老爷子说你今天赶多了路,一定赶得累,叫你好好歇息,明儿可以少赶一程?!蹦撬祷八坪跛恰案概痹缫言己寐烦趟频?。谷之华微微一笑,也不分辩,说道:“好,那你就给我房间吧?!?br>
      谷之华随这店伙计入店歇宿,暗自思量:“这个人不知是谁,可是聪明得紧!他竟然料到我今天会特地不在青龙集上投宿,我赶多了路,反而落在他的算计之中。我明天偏偏再多赶一程,看他怎样?!?br>
      像昨天那间客店一样,招待得十分殷勤,进了房间不久,店伙计便送来了一只烤得香喷喷的肥鸡,还有一壶葡萄美酒和几样小菜。谷之华酒量甚浅,烈酒不能入口,但葡萄酒却是她最喜欢的,那几样小菜也合她的心意。不过她为了要起早赶路,也不敢多喝,只喝了小半壶。

      不知怎的,这一晚她睡得特别香甜,第二日一觉醒来,只见日影西斜,已经是过了晌午的时分了。她大吃一惊,首先检点东西,宝剑、钱银和身上的玄女剑谱都没有遗失,再试行运功,也是毫无异状。这才放下了心。但这一觉为什么睡得这样久呢?莫说她是个具有武功的人,即算是普通的人,心里头惦记着明天还要赶路,也断不会睡到日头过午还不知醒的道理。她也怀疑到酒中下了蒙汗药,但一来昨晚完全尝不出异味:二来下蒙汗药必有所图,现在自己毫无损失,他图的又是什么?饶是谷之华绝顶聪明,一时间也想不出其中道理。

      谷之华将店伙计叫了进来,责备他道:“你瞧,这是什么时候了!为什么不叫醒我?”那店伙计赔着笑脸说道:“那位老爷子说过你今天不必赶路,所以我们不敢打扰你老人家?!惫戎锰湫苑?,但一想自己事先既没有吩咐他们,也就怪不得人家,何况在咋晚投宿的时候,店伙计已把那位“老爷子”的话告诉她了,当时自己也没有否认。

      那店伙计问道:“姑娘,你午饭要吃些什么?还剩下的那大半壶酒,我给你拿来?!惫戎缓闷档溃骸盎顾的呛颇?,就是你们的酒累事,是什么药酒不是?害得我睡到日头过午还未醒来!”那店伙计叫道:“哎哟,姑娘!你可错怪我了。那壶酒是令尊大人留给你的??!是不是药酒我怎能知道?”谷之华道:“吓,是他留给我的,你为何不早说?”那店伙颇是惊奇,心想:“这女镖师脾气好大,称呼自己的父亲也是‘他’呀‘他’呀的叫,一点没有礼貌?!钡毕乱裁缓闷厮档溃骸澳愕舾?,还能是毒酒吗?那只肥鸡和那几味小菜,也是他给你预先定下来的,我现在都给你讲清楚了吧,再要照样的弄这几味,今天还办不到呢?!惫戎溃骸拔也怀晕绶沽?,现在就走?!蹦堑昊锛瓢筒坏盟缱?,说道:“房钱饭钱那位老爷子已付过了,你老人家的坐骑也喂饱了,下次你和令尊回来,还请多多照顾?!?br>
      谷之华一路走一路思量,蓦然省起:“那个捉弄我的人在酒中下了令人酣睡的药,他既然不是想偷我的东西,那定然是想阻误我的行程了!”但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谷之华却是百思莫得其解。

      谷之华在路上的茶亭,胡乱吃了一些饼食,到黄昏时分,她已问过路人,知道再走七八里,前面就是一个市镇,她却故意不到镇上投宿,绕路过去,待到天黑,索性弃了坐骑,施展轻功,连夜赶路,心中想道:“你要阻误我的行程。我偏要早两日赶到崂山?!?br>
      前面是段山路,天上一弯眉月,月色不大明朗,山上怪石嶙峋,时不时有野兽的叫声传来。谷之华独自赶路,加上这两日来给人捉弄的神魂不定,饶是她身怀绝技,也自有点心怯。正行走间,忽听得山坡上有人磔磔怪笑,谷之华拔出宝剑,喝道:“是人是鬼?”话声未了,忽地“轰隆”声响,一块大石滚了下来。谷之华用了一个“白鹤冲天”的身法,身子平空拔起数丈,那块大石刚刚从她的脚下滚过。

      谷之华拔出宝剑,大怒喝道:“什么人敢施暗算,有胆的就下来较量!”山项上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:“有胆的你上来吧,先请你吃两块石头!”另一个声音说道:“金世遗哪里去了?你现在可没人撑腰啦,识相的趁早抛下宝剑吧!”

      这两个人的声音似曾听过,尤其那老妇的笑声更为刺耳,谷之华一下就想了起来,原来这两个人便是在柳家庄附近和自己交过手的那两个魔头,一个是昆仑散人,一个是桑木姥。谷之华心中一凛,想道:“这两个魔头的本领非同小可,幸好武功最强的那个回人金日磾未见露面,若是他们三个人在一起,我今晚难逃魔掌?!?br>
      谷之华自忖,凭自己的本领斗这两个魔头纵然未能稳操胜算,却也未必落败,反正今晚这场恶战总是难以免了,便即施展“黄鹤冲霄”的身法,飞身一掠,又拔起数丈,冷冷说道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你们二位,昆仑散人,我师父曾饶过你一次性命,金大侠上次对你们也有不杀之恩,你们稍有天良,便该潜踪匿迹,改过从善才是,如今反来害我,当真天理难容!”

      昆仑散人一次败给吕四娘,一次败给金世遗,认为是奇耻大辱,给谷之华这么一说,更如火上添油,暴怒喝道:“且看今晚是谁要谁饶命吧!哼,你想我饶命不难,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?!惫戎盟祷暗氖焙?,身形又拔上数丈,一抖手一块石子向他打去。谷之华用的是飞蝗石打穴手法,昆仑散人见她将小石打得这样远,而且在昏夜之中。居然能够认出穴道,也不禁吃了一惊,当下一闪闪开,怒骂道:“野丫头,死到临头还敢逞强,现在就是你跪下来给我磕头,我也不能饶你了!”与桑木姥搬动大石,轰轰隆隆的又推下来。

      谷之华从下面攻上去,石块如雨,闪避甚是艰难,尤其他们时不时推下磨盘般的大石,声势更是吓人。山坡上怪石嶙峋,地形猜窄,好几次险些被大石滚到身边,谷之华心想:“不好,这样一来,我纵上到山头,也要累个半死,哪还有气力和他们打架?”可是若然逃走,他们从背后飞石攻击,危险却是更大。

      谷之华正自打不定主意,忽听得桑木姥一声尖叫,石块停止飞下。谷之华抬头一看,只见昆仑散人与桑木姥从另一面飞奔下山,转眼间,只见远处一团红影晃动,那是昆仑散人的满头红发,隐约听到桑木姥耳环摇动的声音??梢韵爰翘幼咧?,是如何紧张惶恐!
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