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十回 运出污泥原不染 罪加稚子是何言(1)


      曹锦儿身为同门之长,越众而出,面向着金世遗说道:“你在这儿撒野,怎的反是我们不讲理了?”金世遗冷笑道:“我一到来,你们就一拥而上,这是你们撒野呢,还是我撒野呢?”曹锦儿将龙头拐杖一顿,冷冷说道:“我们同门在此聚集,祭扫祖师,你闯进来做什么?”金世遗指着山头上的一些宾客道:“他们不也是外人吗?”曹锦儿道:“这几位是我们的好朋友,和我们的师叔甘大侠、吕大侠生前都有交情,他们也是来扫墓的,要你多管闲事么?”金世遗笑道:“我也是来扫墓的?!辈芙醵溃骸澳愀松??”金世遗道:“我是给前辈女侠吕四娘扫墓来的?!辈芙醵溃骸拔冶餐?,可并不认识有尊驾这号人物!”

      金世遗大笑道:“是么?”将铁拐向翼仲牟一指,朗声道:“翼帮主,你还认不认识我呀?”翼仲牟走出来道:“曹大姐,这位金老兄前日曾帮过我们一个大忙?!辈芙醵植辉?,但翼仲牟是江南大侠甘凤池硕果仅存的弟子,又兼身任江南丐帮的帮主,在同门中的地位极高,曹锦儿不得不给他几分情面,当下问明了事情经过,便对金世遗说道:“既然如此,看在我翼师弟的份上,我们不再与你为难,你就下山去吧?!苯鹗酪诺溃骸霸趺??你要叫我滚蛋么?”曹锦儿道:“不敢。我是客客气气地请尊驾下山?!?br>
      金世遗笑道:“老太婆,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哩!你请我不来,我来了,你也请我不走!”曹锦儿道:“今日是我师祖独臂神尼的忌辰,你擅自闯来,我不治你不敬之罪,已是大大给你面子。你再不知进退,当真以为没人能制服你么?”金世遗冷道:“天下哪有这种道理,我来给你的长辈扫墓,居然也有罪了?好呀,你要与我较量,过了今日,我一准奉陪。今日我是看你的长辈吕四娘的死人面上,不便在她的坟前与你动手?!甭醪奖阕?,曹锦儿将龙头拐杖一横,喝道:“金世遗,你往哪走?”金世遗无名火起,纵声笑道:“你真的不许我上坟?”翼仲牟急忙上来劝道:“金老兄,今日是我们门人弟子和至亲友好扫墓,就改一天来吧!”

      曹锦儿冷冷说道:“不成,改一天也不成。吕姑姑是一代女侠,给她上坟的都是名门正派的侠义中人,我不能让一个声名狼之辈玷辱了她!”李源的儿子李应也道:“你非亲非故,这坟不上也罢?!苯鹗酪拧芭蕖钡倪豢诘溃骸奥浪哪锷耙裁挥心阏饷雌?!”曹锦儿怕他口吐毒针,反身跃开,金世遗向前行两步,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曹锦儿的龙头拐杖迎了上来,金世遗将她架住,冷笑说道:“你真的要迫我在吕四娘坟前与你动手么?”

      双杖相交,只听得又是“当”的一声,曹锦儿蹬、蹬、蹬的向后连退三步,路英豪、白英杰、程浩、李应等一班人急忙跑上来,刀枪剑戟,排列面前,拦住了金世遗的去路,双方剑拔弩张,看看就要大打出手,忽听得一个银铃似的声音叫道:“众位同门,且慢动手,请听小妹一言?!苯鹗酪懦坊靥?,心头“卜通”一跳,抬眼一看,不是谷之华是谁?

      只见她从一块岩石后面缓缓走出,衣袂飘飘,容光夺目,江南七侠的门下,有许多人在窃窃私议:“咦,这女子是谁?她是谁的门下?”原来她的这班同门,竟是有十之八九未见过她,金世遗又是欢喜,又是有点埋怨,“怎的这个时候才出来?”

      曹锦儿双眼一睁,悄声问道:“你是何人门下?”谷之华神色有点异样,但仍然是很平静地答道:“弟子是吕四娘门下,参见掌门师姐?!毙辉普嫣貌芙醵仕?,心中也好生奇怪,原来她在吕四娘逝世之前的一年,曾到邙山,见过谷之华。这次同门聚集之先,她早已对曹锦儿说过吕四娘有这样一位关门徒弟子,而且刚才曹锦儿来到,谷之华还招待过她;谢云真心想:“曹大姐纵然健忘,也不应这样,怎的转眼之间便忘记了!”

      这时江南七侠的门人后代尚未到齐,典礼尚未开始,同门的人数太多,虽然已在彼此交谈,但尚没有按照次序,正式介绍。故此除了有限几人,如谢云真翼仲牟等人之外,其余的人都未见过谷之华。一听得谷之华自报姓名,说是吕四娘的关门弟子,大家都不免感到有点诧异,更感到欢喜,欣慰吕四娘在晚年的时候,收了这样一位好弟子,她的玄女剑法终于有了传人。江南七侠之中,以吕四娘年纪最小,谷之华又是她晚年收的弟子,今年不过十九岁,比起曹锦儿,年龄相差三倍,许多师侄辈都比她年长,加上人又长得那样秀丽,因而也就更加引人注意。

      谷之华自报姓名之后,曹锦儿面色仍是甚为严峻,眼睛瞅着谷之华缓缓问道:“你有什么话说?”谷之华说道:“启禀师姐:我师父在生之时,曾说过她有位好友,住东海蛇岛,名叫毒龙尊者。据我所知,这位毒龙尊者便是金世遗的师父?!毙辉普娴溃骸安淮?,我也曾听天山派的掌门人唐晓澜说过,有这件事?!惫戎值溃骸敖鹗酪诺氖Ω赣胛业氖Ω冈ㄔ瓷跎?,他今日前来拜墓,似乎可以容许他厕身在亲朋之列?!鞭袂槎壤?,亲朋前来祭扫,死者的后人是断断不能拒绝的,纵然他是坏人,那也只有暂时搁过一边,让他磕了头再算。曹锦儿无奈,只好说道:“既是如此,就请这位金先生暂时站开,待我们祭扫之后,你再尽你的心意吧?!?br>
      曹锦儿既然以礼相待,金世遗自然不好僭越,只得退过一旁,把眼看时,只见谷之华也正望着他。金世遗面上一红,后悔自己不该扮成这个模样上山。同时,他的怒气也被谷之华温柔的眼光所溶化了。

      曹锦儿见风潮已息,说道:“程浩,你将名单给我?!背毯剖墙掀呦乐兄茕钡拇蟮茏?,这次负责登记上山扫墓的同门名字,听得掌门师姐唤他,便将名单交出,禀道:“这次已来到的同门长幼三辈,共是六十四人。有六位因事不能来,还有三位说是要来的,现仍未到?!辈芙醵溃骸安槐卦俚人抢?。咱们十年一次大聚会,以这次到的人数最多。师姐师叔地下有知,亦当欣慰?!?br>
      曹锦儿按着名单的次序,将长幼三辈同门的名字一个个了出来,按着班辈排列。金世遗凝神细听,只听她念了一个又一个,念了约有三四十个,仍然没有念到谷之华的名字,不禁大为奇怪,要知谷之华虽然年轻,却是吕四娘的嫡传弟子,江南七侠都已去世,她的班辈便与曹锦儿、翼仲牟一样,是同中最长的一辈了,现在曹锦儿已念到第二辈弟子的名字,仍然未见有她,这实在大过出乎常理之外。

      不但金世遗奇怪,一众同门也都觉得奇怪。过了一会,曹锦儿念过她两个孙儿的名字,这乃是第三代中最年幼的两位,念完之后,曹锦儿将名单一卷,说道,“你们按次序排列好,等会便到师租墓前行礼?!?br>
      这时只有谷之华孤伶伶地站在一边,众同门窃窃私议,程浩更是惊疑之极,心道:“我明明列有她的名字,难道是师姐看漏了。但即使是一时漏过,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一边,也应该发觉了,怎的不见师姐叫她?”翼仲牟忍耐不住,他在同门之中,名次排在第二,挨着曹锦儿,便在她耳边悄悄问道:“师姐,你是不是漏了一人?”

      曹锦儿双目一张,向谷之华招手说道:“你过来?!惫戎膊幻靼姿我月┝俗约?,甚是尴尬,走过来道:“师姐,你有何吩咐?”曹锦儿道:“把你的宝剑留下,将我吕姑姑的剑谱交出来!”谷之华大吃一惊,道:“师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曹锦儿道:“宝剑和剑谱都是我本门之物,岂能由你带去!”此言一出,四座皆惊,曹锦儿这话分明是不把谷之华当作本门弟子,所以要她缴还宝剑、剑谱。金世遗心道:“吕四娘在江南七侠之中武功第一,这老婆子莫非是觊觎吕四娘的玄女剑法,要占为己有么?”一众同门,则都知道曹锦儿虽然严厉,却很正直,断无攘夺同门剑谱之理。正是因此,越发觉得莫名其妙了。

      谷之华呆了一呆,定了心神,大声问道:“请问掌门师姐,弟子犯了什么过错,师姐要将我逐出门墙?”

      曹锦儿冷笑说道:“若是你犯有过错,我岂只仅仅将你逐出门墙?”逐出门墙乃是极严重的处罚,在武林之中,这种处罚仅次于身受诛戮。谷之华再也忍受不住,朗声说道:“各位武林前辈在此,请问有没有这样的规矩:并无过错,也要逐出门墙?”曹锦儿道:“这是我本门的事情,你想请人干预么?”本来有几位武林前辈意欲仗义执言,听得曹锦儿这么一说,只好暂且忍着。

      谷之华又大声说道:“那么请各位同门评理,是否任从掌门人个人的好恶,便可以随意将同门驱逐?”一众同门,面面相觑,大家都觉得曹锦儿的所为太出乎常理之外,翼仲牟低声说道:“师姐请再考虑,武林中历代相沿的规矩,除非是犯了伤天害理、十恶不赦的罪行,或者是叛师投敌,那才可以将他逐出门墙。咱们邙山一派,打从祖师创派至今,被逐出门墙的只有了因一人,那时他的罪行是天下咸知,并由同门公决才执行的?!辈芙醵湫Φ溃骸爸倌?,这些规矩,难道我还不知道吗?”忽地提高了声音,面向谷之华道:“你当真要我说出来吗?我为你着想,还是以不说出来为妙!”

      谷之华大声说道:“我有什么过错,请师姐尽管说出来。若是果然罪有应得,我死而无怨!”

      曹锦儿道:“好,你既然迫我说,我只好说出来了。我先你,你姓什么?”谷之华道:“弟子姓谷,名唤之华,刚才不已经禀告了师姐么?”曾锦儿道:“你父亲是谁?”谷之华道:“襄阳谷正朋?!惫日笫嵌Χτ忻牧胶笙?,到会之人,个个知道,心中想道:“纵许这小姑娘当真犯有什么过错,看在父亲的面上,也当从宽处理才对?!?br>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