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武城县美丽乡村建设“秀外慧中” 2018-03-28
  • 滴滴付强:共享单车要靠服务赢得市场 2018-03-28
  • 男生关于爱情的说说:不要把别人的关心当成理所当然 2018-03-28
  • 南方能监局召开海南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建设研讨会 2018-03-28
  • 春季肝火旺养肝护肝正当时 2018-03-28
  • 揭秘区块链:一份“超级账本”带来什么?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2017年度文化精品工程重点项目 2018-03-28
  • 借力特色节会活动引来游人如织 炎陵节会助热全域游 2018-03-28
  • 拥有哪些八字能够突然财运连连? 2018-03-28
  • 共青团澄江县委荣获第八届“母亲河奖”组织奖 2018-03-28
  • 李克强:如果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,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2018-03-28
  • 学习新思想 践行新理念 全面开创辽宁网信事业新局面 2018-03-28
  • 关注人民时尚 牵手小伙伴一起去吃京城五星级手工冰淇淋 2018-03-28
  • 神算辣妻,神算辣妻全文阅读,神算辣妻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《谢金相声专辑》相声小品 全集,播音:谢金,谢金相声专辑全集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    第二回 天旋地转不知处 柳暗花明遇故人(1)


      这一日江南仍是照往常一样,一大清早露水未干便即跨马登程,马不停蹄,跑了半天,已是中午时分,烈日当空,他的坐骑虽是大宛良驹,口中亦已吐出白沫,江南也感到焦渴不堪,正想找一处阴凉的地方歇歇,路边恰好有一座凉亭,凉亭里还有人卖茶,江南心道:“人纵不累,马亦累了。我且歇歇再走?!苯硐岛?,便进凉亭喝茶。

      这座凉亭乃砖石建筑,甚为宽敞,两边还有两条石柱,红木栏杆,江南心道:“中原之地到底不同,这座凉亭就要比西藏有钱人家的屋子还好?!甭舨璧睦贤范萘艘缓闫?,江南一喝,喷喷赞好,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那老头道:“这是东平县的平湖乡?!苯系溃骸鞍?,原来是山东境了,附近有个平湖,是吗?”那老头儿道:“这位小哥,你敢情是到过这里的?”

      江南心头一动,想道:“原来我已到了她的家乡?!蹦院@锔〕鲆桓錾倥挠白?,那是杨柳青的女儿邹绛霞,杨柳青那一年带女儿到回疆和西藏去找唐晓澜,江南在路上和她结识的,一算已经有五个年头啦。江南想道:“黄毛丫头十八变,几年不见,这小丫头大约已经长成了一个会怕羞的妞妞了。邹绛霞比江南小两岁,和他相识时还是个顽皮的小姑娘,和他很谈得来,临别之时还曾将她家乡的地址告诉他。

      江南想道:“要不是我身上有事,真该去看一看她?!毕胂蚰锹舨璧睦先颂轿?,但立即又记起了陈天宇的嘱咐,不敢多问。支支吾吾的和那老头搭讪了几句,便自顾自的低头喝茶。

      江南爱说闲话已成习惯,忍着不说,十分难受。啜了一口茶,抬起头来,只见那匹马还在喘气,只好无无聊聊的四面张望,打发时光,眼光一瞥,忽见东边的石柱上有一道刀痕,再一瞧西边石柱上又有一个掌印,江南奇怪极了,好几次话到口边,想间那个卖茶老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每一次都强行忍住,嘴唇开阖,有如患病一般。

      那老头儿瞧着他的神情,笑嘻嘻地走过来道:“客官,你瞧着这刀痕掌印定然奇怪得很,嗯,那一天呀,真是吓死我了!”江南心道:“这是他自己要向我说的,可算不得我多嘴嚼舌?!庇谑钦龃笱劬此?,静待他往下续说,却不料那老头儿又不说这件事了,却道:“客官你的茶凉了,要不要我给你再泡一壶?”江南道:“也好?!蹦抢贤范溃骸拔揖褪怯懈霭祷暗睦厦?,不管客人爱不爱听,我一扯就扯开了。不过这两天来的确有许多人问我这件事?!苯先滩蛔〉溃骸暗降资鞘裁词??你快说呀!”那老头儿又嘻嘻地笑道:“客官,你的茶凉了!”江南蓦然一醒,掏出了一把铜钱道:“茶资先付,慢点再泡不妨。你先说那桩事情!”

      那卖茶的老头儿道声“多谢”,将钱收了,这才慢吞吞地说道:“客官,我看你像是在江湖上行走的人……”江南记起了陈天宇的吩咐,心中一凛,忙道:“你看错了,我只是个做小买卖的生意人?!蹦抢贤范嘧啪毕钋屏私弦谎?,笑道:“那么算是我走了眼了,好吧,从这条路来往过的人,不管是走江湖的也好,做小买卖的也好,一定听过这个名字,那是在三十年前咱们东平县第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?!苯相坂托Φ溃骸叭昵?,我还未出世哩!”猛然想起,不可太多说话,连忙“嘘”了一声道:“喂,闲话少说,你说那桩事情?!蹦抢贤范Φ溃骸罢獠皇窍谢?,我说给你听,三十年前咱们县里有个鼎鼎大名的人物,这个人他做过北五省的武林盟主,名叫、名叫 ……”江南忍不住接口道:“铁掌神弹杨仲英?!蹦抢贤范Φ溃骸岸岳?!所以我说你一定听过这个名字,果然不错!”手中的大蒲扇摇了一摇,甚为得意。

      江南忍不住又说道:“杨仲英早已死了多年,这桩事难道还与他有甚相干?”说话出口,这才想起不妥,自己刚刚说过不是走江湖的人,却怎会对江湖上的事情这样熟悉?那老头儿却并不挑剔他,往下续道:“就是和铁掌神弹有关,铁掌神弹虽然死了,他还有个女儿叫做、叫做……”这回江南拼命忍着,不再抢着说了,那老头儿想了一想,道:“她叫做杨柳青,可是咱们当然不敢叫她这个名字,她喜欢人家叫她做大小姐,她嫁了人做了妈妈,县里的人个个还是叫她做杨大小姐?!?br>
      江南心道:“这个老头儿啰哩啰唆,说了半天还未说到正题?!彼裨贡鹑?,却想不起自己也有这个毛病。那老头儿歇了一歇,继续说道:“那一天杨大小姐和她的女儿上坟回来,在这凉亭里喝茶,嗯,我忘记告诉你,这个凉亭就是杨仲英生前捐钱起的。你看用的青砖碧瓦,都是上等材料呢。老汉现在得以在凉亭里卖茶为生;饮水思源,还真该感谢他?!?br>
      江南听到杨柳青和她的女儿前几天在这里坐过,心头一跳,催那老头儿道:“后来怎么样?”那老头儿道:“她两母女在这里和我闲谈,说起杨仲英生前的事,杨大小姐还答应再捐一笔钱给我做修整费用?!苯现迕嫉溃骸熬褪撬迪谢奥??”那老头儿道:“说呀说的,有一个大和尚走了进来,我谈得高兴,还没见他是几时来的呢。后来看到杨大小姐神情不对,这才发现。原来那大和尚就坐在她的面前,贼溜溜的一对眼睛尽瞧着杨大姐。她女儿道:‘妈,这个和尚邪门,你看他那对眼睛?!钚〗愫鋈徽玖似鹄?,道:‘王老头,我给你这个凉亭留下一点记号!’呼的便是一柄飞刀!”

      那老头儿说得有声有色,江南吓了一跳,紧张问道:“杨柳青一柄飞刀就把那和尚杀了?”那老头儿道:“不,她一柄飞刀就在这柱上留下了这一道刀痕?!苯纤闪丝谄?,心道:“这杨柳青的脾气真得人惊,谁人若是要了她的女儿,有这样一位外母,可够他受的了?!庇窒氲溃骸八庋傻堆锿?,当然是给那大和尚瞧瞧厉害的了?!庇谑窃傥誓抢贤范溃骸澳谴蠛蜕杏衷趺囱??”

      那老头儿道:“那大和尚一声不响,也站了起来,忽然向这面石柱一掌击下……”江南叫道:“啊,原来这掌印就是那和尚留下的!”那老头儿道:“和尚一掌击下,这才冷冷向我说道:‘我也给你这凉亭添一点记号?!蛋站妥?。杨大小姐将他喝住……”江南道:“打起来了?”那老头儿道:“吵起来了?!苯系溃骸俺承┦裁??”那老头儿道:“他们的话好像连珠炮一样,好些字眼我听到了都不晓得是什么意思。像什么梁子呀、瓢儿呀、青子呀……不过揣摸那个意思嘛,好像两人本来就是有仇的。后来杨大小姐说了一句:‘我准定依期在家候教便是!’这句话我可听得清清楚楚?!苯厦Φ溃骸澳憧商盟档氖鞘裁词焙蚵??”那老头儿道:“这个可没有听清楚?!?br>
      江南心中一动,想道:“照这样说来,那和尚定是与她约好日期,要登门挑衅了。糟糕,这和尚的掌印入石三分,看来和尚功力要比杨柳青高得多。呀,我去不去助她们母女一臂之力呢?可惜不知道日期?!?br>
      心中正在七上八落,一时想起陈天宇的吩咐,一时又想起邹绛霞和他的交情,正自踌躇莫决,忽听得脚步声响,又来了两个过路的客人,那老头儿虽然正是说得高兴,也只得抛下话头,去招呼客人。

      这两个客人腰挂佩刀,一进来就大喇喇地将两吊铜钱搁下来说道:“老头儿,这是赏给你的茶钱?!背鍪直冉细览?,那老汉笑得咧开了嘴,说道:“谢大爷厚赏,这怎么敢当?”先踏进凉亭的那个客人道:“别多话,快收下。我问你,这两天有什么陌生人经过没有?”那老头儿道:“有一个和尚?!闭朐偎狄槐槟亲虑?,那客人却紧接着又问道:“除了和尚还有什么人?”老头儿眼睛一眨,道:“没有什么人?!蹦强腿说溃骸翱捎惺裁慈舜蛱窖罴胰サ穆访挥??”老头儿笑道:“咱们县里的人谁都知道杨家,何须打听道路?”那客人“唔”了一声,道:“泡一壶雨前茶来?!?br>

    腾讯分分彩
    上一页 回目录 腾讯分分彩 下一页